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家庭乱伦  »  【血缘悲】【完】
上一篇:欲念纵生(1- 2卷340章完)下一篇:妻子苏芸的背叛
【血缘悲】【完】
故事概要:欧阳家族面临的一次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

  欧阳家的领导人欧阳如焉因为一次工程失误导致多人丧生,本来只是一场意外。但是因为欧阳集团的一个股东也在现场意外丧生(该股东的父亲竟是该市的市长,其三位兄弟也是黑道的大哥)而变的复杂。因为父子四人为报仇而提出的苛刻条件,有一条竟是要欧阳家族的四位女性的肉体做为补偿。

  欧阳家的领导人欧阳如焉本想一任承担,为此沦为起父子四人的性工具。但因欧阳如焉二女儿冷婷琴的的一次跟踪而暴光。欧阳如艳为报大姐被奸污之仇而报告检查院。没想到反给自己招来被强奸的厄运。市长父子四人也因欧阳如艳的报案而变的丧心病狂。发誓要强奸欧阳家族的每一个女性做为报复。欧阳家的的四妹欧阳如玉被狼家父子劫持到别墅供其奸淫,而论为泄欲工具。欧阳如玉的孪生姐姐欧阳如梦为救小妹毅然的迈向狼家父子的圈套,惨被轮奸。欧阳家族的大姐在三妹欧阳如梦受重伤的情况下万般无助的用自己的大女儿的美貌肉体来和敌人做一笔交易。欧阳四姐妹和冷婷婷在彻底屈服的情况下请求五人供其父子四人淫乐,放过欧阳家的下一代的女孩。

  当四姐妹母女被人奸淫玩弄腻的时候,市长父子四人竟想出更为变态的计俩……满含肉体和心理创伤的四姐妹母女回到欧阳别墅的时候一场更大的变故在等着四姐妹母女……变态的市长父子四人会照约定放过欧阳家的下一代的美丽女孩吗?欧阳四姐妹的命运会是如何那?欧阳如焉刚烈二女儿冷婷琴会眼看着母亲,姐姐和三位阿姨被人污辱吗?

  ===================================

  第一节威逼下的欧阳家大姐

  欧阳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坐着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女人欧阳家的领导人欧阳如焉。50岁的欧阳如焉以然那么美,她那逼人的魄力,和冷静的判断力在商场上战无不胜。更传奇的是她的相貌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的的样子。1 米74的身材,雪白的肌肤,和一对巨乳,还是那么让人向往。做为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外孙女的她还是那么有活力,那么迷人。

  欧阳如焉早年丧夫,一直单身。

  她的心已经随着她的丈夫死了。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一个秘密,自她丈夫死了的那天她就变的性冷淡了。她不需要男人,在她的眼里已死的丈夫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现在追求她的男人不

  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她那傲人的肉体。为了可爱的女儿,外孙女,妹妹们和妹妹的孩子。她发誓一定要坚持下去。终于欧阳如焉成功了,她成了商场上的女强人,一个好姐姐,好母亲和一个

  好外婆。为了家人她没有屈服过任何人。同样为了保护亲人,她也会付出任何代价。今天做为女强人的她要面临一个选择。一个或许可以改变她一生的选择……

  「董事长,董事长……出大事了。」

  「什么事慢慢说。」欧阳如焉永远是那么稳重。

  「今天工地塌方,死了好几人啊。还有狼董事也死了……」

  「什么……不会的……」欧阳如焉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狼董事是市长的小儿子,市长家没有一个好人。和他们的姓是一样的。狼董事岁仗着父亲和几个哥哥的势力干尽坏事。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想当初的他竟要强奸和他母亲岁数差不多的欧阳如焉时,欧阳如焉就对他们狼家父子从心里感到害怕了。欧阳如焉现在想起那天要不是自己的二妹检察院院长欧阳如艳的到来,她就已经被这个禽兽给污掳了。

  二妹欧阳如艳要告那个小子,自己也十分生气。但是当市长来电话说解,为了以后,欧阳如焉忍了下去。二妹欧阳如艳到现在还生气。欧阳如焉每次和他们父子见面就感到害怕和恶心。他们父子五人个个是色中饿狼。每一次欧阳如焉都不敢看他们的眼睛。那眼睛冲满了欲火好象要要生吞了欧阳家族的每一个女性。

  「董事长怎么办啊。」

  欧阳如焉不知该如何处理了。二妹她也许有办法。欧阳如焉对这个身为检察院院长的妹妹十分信任。

  铃,铃……就在这时电话想了。

  欧阳如焉拿起了电话,「你好,欧阳集团,我是……」

  「如焉那,是我啊。」

  「市长,你……」

  「我儿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十分难过啊。不过我也知道那是意外吗。

  你来一下我的住处啊。我们商量一些事啊。」

  「市长,市长……」

  电话断了。欧阳如焉呆住了。市长的住处那一个在郊区的一个十分隐蔽的一个大好宅。大的有点吓人啊。听说那是市长父子几人的淫乐的地方。也是市长父子的黑点。

  终于欧阳如焉冷静了下来。

  「秘书你去提50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一切都会解决好的。」市长在大胆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对我这个妇联主席干什么事吧。欧阳如焉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

  「董事长到了,要不要我和你一起进去。」

  欧阳如焉看着这个公司里唯一对自己忠心的司机兼保镖安慰的说「小张没有

  关系的。你等我一下。」

  欧阳如焉整了整自己的这套临时换上的衣服。她因为害怕所以换上了一件十分普通的休闲装。大步的向别墅走去。

  小张看着这个每一天用来性幻想的女人,用手使劲的按了按已经鼓起的大鸡巴。

  「贱货,我一定会叫你趴在老子的身下呻吟和痛哭的。」

  「市长,那老婊子已经去了,请准备好。」说完他就回到车上把脸趴在欧阳如焉刚才坐过还有余温的坐椅上,掏出了一个异呼长人的鸡巴开始套弄。「老婊子,操死你。干你!」

  欧阳如焉终于来到了大门口,用一双小手按了门铃。大门开了,出来了6 个高大的男人,面漏恶意。

  「我找……」

  「进来吧,大哥已经等你好长时间了,老美人啊,哈哈……」

  欧阳如焉听见如此下流的话觉的想吐。欧阳如焉挺挺胸,迈了进去。几个大汗眼睛都好凸出来了,直吞口水。

  「好大啊,好圆啊,好挺啊……」

  欧阳如焉加快了脚步,因为她怕会忍不住吐出来。

  「市长,你在吗?」好黑啊。欧阳如焉边问边慢慢的走到大厅前。

  灯亮了。

  大厅的环行沙发上坐着四个男人。中间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的老头。1 米6几的身高,已经秃了的脑袋,发了浮臃肿的身材。两个爪子就象是已经干了的死尸一样,他就是死者的父亲,本市

  的市长。

  边上做了一个30出头的汉子,中等身材,光着上身,身上有几道伤疤,看起来有一点吓人,死者的大哥,本市有名的流氓头子。

  右面是两个长的一样的兄弟两,20岁左右,是两个巨汉,1 米8 几的身材,

  身上的肌肉秃了出来,给人一种十分彪酣的感觉,死者的弟弟。

  欧阳如焉不相信他们会是一家人,虽然早已听说狼家兄弟是同夫易母,但是没想到会差这么大。

  就在这时从二楼跑下一个妙龄少妇,打扮时髦,一套黑色的紧身衣,穿着一双足有10厘米高的高跟鞋。更显出那修长的身材。她就是狼四少的未婚妻一家私营公司经理蒋若男。

  蒋若男这个名字在本市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身性泼辣,是本市女子散打冠军。从19岁时就跟着狼四少,为人虽说泼辣,不讲理,但洁身自爱,除了狼四少没有任何男人,又是一个没

  人敢若的美女。

  蒋若男发了疯是的扑向欧阳如焉,一下子把欧阳如焉撩到在地,双手抓住欧阳如焉的秀发,边打边骂「老婊子不要脸,我男人那对不起你了,你要杀他,老婊子我要你装处女,我扒光你的衣

  服,看你还要不要脸。」

  欧阳如焉一个50多的美妇人毫无还手之力,解释到「你听我解释啊,那是意外啊,我也不想的,市长,市长……啊……不要……」

  狼家三兄弟,眼睛直直的定住已经被撕烂外套的欧阳如焉裸露在外的雪白肉体,还有那因为剧烈呼吸而一起一伏的豪乳,三兄弟直流口水。而老头的一双鼠眼确盯在自己儿媳的肥臀和修长的大腿上,心里不知在盘算什么东西,用手使劲的按了按已经鼓起的裆部。

  「住手,你们还不拉开她们。不想玩了……」

  欧阳如焉此时并没有听出什么来,只希望快点结束,三兄弟一听到这才冲过去。拉开已顾不上仪态而大大出手的弟妹蒋若男。一双眼睛仍死死的盯住欧阳如焉那衣不遮体的样子。

  蒋若男不愧是女子散打冠军在狼家三兄弟用力的拉扯下才放开地上已经辟头缮发的欧阳如焉。蒋若男气呼呼的来到公公的边上站者,嘴里还骂者。老不死的一双鼠眼又瞄向了儿媳因打架而撕破的裤袜,蒋若男因长期锻炼腿部肌肉十分健美,黑色的长筒裤袜被拉破好几个裂口,白白而又健美的大腿半裸漏在外。看的老不死的呼吸加速。

  终于看够了说道「若男你也太不象话了,欧阳董事长是客人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样,还不上去。」

  蒋若男不服气的走上楼。

  老不死的看着苗条的儿媳那一摇一摆的肥臀和修长的大腿不怀好意地说到:「若男太不象话了,欧阳董事长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好好惩罚我这个好媳妇的。」

  欧阳如焉终于恢复以往的端庄,只是身上的烂衣服不太和体。「没关系的,换上是谁都会这样的。四少是一场以外才会……希望市长可以接受我的补偿。」

  说完拿出装有50万的保险箱。

  「老婊子,我家没钱是不是。我弟弟就值那点钱。小心我弄死你全家,给你钱好不好。」

  「大哥说的对,老娘们你今天要是不给一个满意的答复,老子先强奸你的宝贝女儿,再杀了她。」

  「你们,你们,怎么不讲理啊。」欧阳如焉受多大的诬虏都可以忍,可是对方竟说要强奸自己的女儿,一向平静的她再也忍不住了。她更担心狼家父子会真的做出伤害家人的事来。欧阳如焉

  终于平静下来,说道「那你们说怎么办吧,在我力所能级的我都答应」

  老不死终于等到这句话了,嘴角一歪道:「欧阳董事长我失去了一个好儿子,他们失去了一个好兄弟,若男成了一个寡妇,我也没什么要求。三条,只要你可以答应,我就保证你一家老小没事。不然我几个儿子都是火暴脾气,他们要是干出什么伤害你家人的事我也不敢保证。不过你放心,要是他们真的强奸了你妹妹,和你女儿的话,我一定会秉公办理的。你考虑清楚啊。」

  欧阳如焉已失去了以往的信心,在家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就变得毫无章法。欧阳如焉战栗的问到「什么,你说吧。」

  「好,爽快,我就喜欢欧阳董事长这样的女中豪杰。」色咪咪的瞄了欧阳如焉一眼。

  欧阳如焉被他看的只打冷战。

  「一:200 万我想这对欧阳董事长来说是一个不大的数目。」

  「我答应」

  「二:我要买51% 的欧阳集团的股份」

  欧阳如焉知道如果要是买的话就相当于让出欧阳集团一样,欧阳如焉环头看了一下狼家兄弟,只见狼家兄弟竟当自己的面用手隔着裤子摸起了裆部,欧阳如焉相信他们会干出一些天里不容的事来,说到「好,我答应。」

  「好,爽快啊。三:我门父子失去了亲人会很寂寞的所以我们父子四人要你们欧阳家族的四位女性的肉体做为补偿。」

  欧阳如焉气的混身多擞,欧阳如焉在怎么文雅,也忍不住了,骂到「禽兽,你们妄想。你还是一个市长,竟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我告诉你我欧阳如焉也不是好欺负的。我欧阳如焉也不会拿

  亲人的肉体做为牺牲品,那我们法庭见。扭头就要走。」

  「欧阳如焉我也告诉你我们狼家也是说道做道。」

  欧阳如焉再一次动摇了「市长我求求你只要不伤害我的家人,条件你还可以开,我一定满足你」

  老不死的乐了,笑道「对嘛,有话好好说吗?是不是?这样吧。既然是你的过失也没有理由要你家人承担。好吧。这样钱我要2 倍。至于女人吗?你一个就可以了,好不好啊。我的老美人啊,哈哈……」

  欧阳如焉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要自己供她奸淫。欧阳如焉冷冷的看了看一眼,走了。

  「美人想清楚了,两天啊,想好了两天后到我这来啊,为了你的家人!」

  欧阳如焉一边走一边想老头开的条件。自己要是不答应的话,妹妹,女儿就一定会受伤害的。哪怕只有一个被强奸了,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怎么办……

  「董事长,你的衣服,你没事吧?他们不是把你给……」

  「不,没有」连欧阳如焉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大喊。她好怕听到奸污这个字眼啊。「没事的,我们回去吧。今天的事不要和任何人讲!」

  「是的」

  第二节未亡人的屈辱

  「爸你就这么放他走了,那弟弟的仇不报了?」

  「弟弟?你心里还有这个弟弟?你们我知道表面和,心里那,把不得早死一个吧?你们这么卖力还不是想要强奸欧阳家的女人吗?放心。那老婊子一定会回来的。不急还有两天,为了不节外生枝,从现在起谁也不许离开别墅半步。知道吗?」

  「嘿嘿,还是老爸了解我们想干欧阳家女人。可是不出去还有两天太闷了吧?」

  「傻儿子,不会太闷的。你们忘了楼上还有一个散打冠军吗?」

  「爸,那娘们是不错了,可是是老四的女人啊。再说了那小娘们可厉害了。

  我上次见她把一个摸了她腚一下的那男的打的半死啊」

  「你兄弟都死了,你还想让那小娘们给你弟弟守寡啊。我们不干,早晚也的被人家干的。厉害,泼辣强奸起来才有味到吗?不是吗?哈哈哈哈……」

  父子四人都忍不住的望上看,用手隔着裤子揉起了已经鼓鼓的裆部。好象蒋若男那辣妹已经跪下抬起那雪白的大腚任人抽挫。

  「去叫小辣椒吃饭,老三药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我这药可是好东西。上次一对母女警花吃了以后,变成荡妇淫娃。我干的那个爽啊。一次药效还干不去那。至少要干十次八次的。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被奸者有反映还会骂人,可是就是忍不住的配合你强奸她。哈哈保证叫小辣椒变成小喇叭,会叫的。」

  「叔叔我不想吃饭。我吃不下。」

  「傻孩子,吃一点。不吃的话身体那有力气啊。没有力气怎么干活啊?」

  父子几人相对一笑,他们当然知道干活就是让他们父子奸淫。可怜的小辣椒蒋若男还不知道马上就会变成狼家父子的泄欲工具。

  蒋若男早已将那件破了的衣服拖下,换上了一套牛崽衣,当然是紧身的了。

  蒋若男做下喝了几口汤,狼家父子看的心里那个高兴啊,好象小辣椒已经屈服了。

  「叔叔我不吃了,我想上去了。」

  「好啊,快点啊」

  什么快点啊,蒋若男莫名其妙。缓缓走到楼上。

  只听扑通一声狼家父子乐道「好了,可以上了。我先去了,小辣椒等等我啊。」

  老头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往上跑去。

  「又是老家活,什么都是他第一。」

  「没关系的吗?老头第一次一定会很快的。我先吃点药待会儿干她的小屁眼,一定好紧的。」

  狼家兄弟迫不及待的拿出各种壮阳药,大吃特吃,发誓代会一定干死这个美丽又有一点辣的散打冠军。

  老头一进屋就看见趴在床上的小辣椒。只见蒋若男上半身在床上,下半身在床下。嘴里发出娇呼,「热,好热啊,啊啊……」

  老头早已安耐不住脱光了衣服,落出一身的肥肉。老头已经吃了壮阳药,这时的大鸡巴已经充血的发疼。老头从后面抱住儿媳的肥臀一通揉捏。

  「好大啊,有弹性啊。小宝贝,老公来了。」

  「痛啊,不要。你是谁放开我。热……」

  「我帮你脱衣服啊。来吧。」老头一边说一边从后面接开蒋若男腰带,把紧身牛崽裤脱直膝盖。

  蒋若男是一个十分漂亮又开放的女孩,对内衣又十分讲究。只见一条T 字的黑色内裤紧经的钩住屁眼,两片雪白的腚片完全的裸露在外边。老头两只干瘪的老爪子一边摸一片。用手拔开腚片,低下头伸出淫舌舔起了蒋若男股间。

  「啊啊。不不要,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干我吧,我要啊,啊,……啊啊……」

  「小浪蹄子求求我去,求求我我就用我的大鸡巴干你,让你爽。」

  「求求你,干我,我要,干死我,妹妹的浪穴要大鸡巴。快啊……」

  老不死的把自己媳妇的T 字的黑色内裤也虏到膝盖处,用手抓住大鸡巴,从后面沿着蒋若男双腿中间擦了进去。

  「啊……」

  「爽不爽啊,我的小宝贝。好过瘾啊,好紧,干死你,干死你」

  可怜的蒋若男要是在平时就是十个老头也别想摸一下她的肉体,可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什么散打冠军了,而是一个仍人奸淫的大白羊。无力的她在自己公公的肉棍下发出了惜撕底里的呻吟声。

  老头也完全沉浸在征服一个散打冠军自己媳妇的胜利中。屋子里只有可怜的蒋若男那无助和无力的呻吟。老头的喘气,和肉棍抽叉的声音。

  扑哧,扑哧……终于老头在一阵激烈抖动下射了出来。

  老头气喘徐徐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爽吗?小浪蹄子。公公我厉害吧?还要吗。再捅你一次啊。我的女子散打冠军,我呸。还不是叫老子干的死去活来。啊!别说我儿子还真会挑女人啊,你还真的不错。」

  「为什么?你不是人啊!我是你的媳妇啊!你却强奸我。为什么??呜呜呜……」

  老头缓缓的把已经软绵绵的鸡巴抽了出来。精液顺着蒋若男白皙的双股中间流了下来。发出一汩汩恶臭。

  老头边喘大气边摸着蒋若男那布满牙仞和抓痕的大白腚说到「还装处女啊,又不是第一次。说实话要是我家老三没死我也不会打你的主意。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或是你张的太诱人了。」

  「呜呜呜,禽兽,你不是人。我一定告你。告你,呜呜呜……」

  「告我,那也的你能出的去啊。我不会放你走的。我要天天干你。」

  「爸!好了没有啊!快一点啊。我吃了药受不了了。让我进去泄一火啊。」

  「好了,你进来吧。」

  「求求你不要让你儿子干我了。我不行了。求求你啊。」

  「没关系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吗。何况你不是也舒服吗。哈……」

  「不要,我求你,我……我有你家老四的种了。我怀孕了。我熬不住的。求你啊。」

  「爸你快出去啊,我来了小辣椒。」狼家老大已经脱的精光,跨下那条大蛇也昂起了头,对着可怜的蒋若男虎视耽耽。

  蒋若男艰难的回过头,看见一条大的吓人的鸡巴对着自己,吓的已经没有先前的泼辣劲,求饶道:「叔叔我求求你,我真的有了你们狼家的骨肉了。别让他糟踏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

  老头用手拍拍若男的肥臀说「没事的。狼大啊。你弟媳妇有了,你干的时候小心些,轻点啊。我走了小美人,呆会我还来啊」说完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蒋若男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骂到「你们一家没一个好人。畜生,不是人啊,不,不要……」

  狼大走到蒋若男的身后看着一身狼藉和虏到膝盖处T 字的黑色内裤,那白白的大腚。咽了一口唾沫「美人,我的好妹子。哥哥来了啊。」

  狼大也不顾的脏一把拉断黑色内裤,用它把蒋若男双腿间的精液抹了抹。用舌头舔起了蒋若男粉红色的屁眼。「好吃好吃。」

  「不要,我求求你,啊,啊,啊……」

  「药效还没过啊。好,我来了小宝贝。」双手抱住蒋若男的小蛮腰一顶

  「啊。疼死了,不,啊……」

  「妹子,你的屁眼好紧那。看来我家老四没干过你屁眼啊。」

  他那知道狼四以前也提过要干若男屁眼,若男死活不让,还打了狼四,好长时间没理狼四。

  蒋若男虽然十分开放,但是对被人家干屁眼还是认为是奇耻大辱的。她认为只有妓女才会抬起屁股让男人干自己屁眼。包括自己唯一的男人狼四都没有让干的屁眼。可现在被自己的丈夫的哥

  哥干的鲜血淋淋,自己还不如妓女。

  蒋若男此时的心理是十分矛盾的,一方面竭力反抗,可是内心又十分舒服。

  蒋若男先是由巨痛一点点变的舒服。可怜的蒋若男还以为自己真是一个下贱的女人。其实一切都是春药的关系。

  「求求你不要了,好难受啊。不要在干了……啊。啊……」

  「荡妇爽吧。干死你啊,干暴你的屁眼。干干,哈哈……」

  蒋若男已无力再求饶了,发出一声声呻吟。

  狼大还是那么卖力的干着蒋若男那血肉模糊屁眼,随着巨大的肉棍一前一后的抽叉,鲜血顺着蒋若男白皙的大腿流下来。淹红了那被脱至膝盖紧身的牛崽裤,狼大在巨大的满足下射了出来。

  「爽啊,太爽了,好久没干这么棒的屁眼了,不愧是散打冠军,连屁眼都锻炼了,哈哈……」说完狼大抽出已经软绵绵的肉棍,坐在已经昏迷的蒋若男边上,欣赏着被自己干的已经不成人行的蒋若男。

  鲜血混着精液流下来。蒋若男双眼无神的看着狼大拿起自己的内裤擦起那刚刚干暴自己的肉棍。流下了无助的眼泪,屁眼的巨疼使蒋若男的身体发出了抖擞,伴着那痛苦的呻吟,更刺激了变

  态的狼大。狼大喘着粗气,双眼看着那正在流血的屁眼,突然把已经吸了半根的香烟狠狠的塞进蒋若男正在流血的屁眼里。

  「啊啊,疼,不要,畜生,啊,呜呜呜,我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呜呜呜……」

  可是换来的确实残无人道虐待。当狼大把点燃的十几根香烟全部的塞进蒋若男屁眼里时,蒋若男已昏死过去昏死过去。狼大走到门口时还回头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杰作走了。

  狼二,狼三忙忙跑了进来。两人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蒋若男也毫不心软,「老大也太狠了,你看把这小浪蹄子的屁眼弄的,那还有心情干她啊。」手还是没闲着,两人把蒋若男抱上床,把光

  了那半裸的衣服,拿起蒋若男的黑色无带胸罩擦起了已经烂的屁眼

  蒋若男再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嘴里发出微弱的求饶声「放了我吧,求求你们,我已经还了孩子,放了我,求你了……」

  两人一乐,好,还是一个妊妇啊。两人加快了处理蒋若男身上的脏东西,忍不住要早点干干这个大肚婆了。

  狼二靠在床边把蒋若男的头抬了起来,一手托起下巴,把那个大鸡巴塞进蒋若男还流着口水的小口里。

  「好,舒服,小娘们口活不错吗?好」

  狼三也从后面抱起了蒋若男的屁股,托起蒋若男那平坦的腹部,分开了蒋若男了双腿,从后面狠狠的干了进去

  「哥我这个小浪穴也好紧的,这小浪蹄子的浪穴还会吸啊,好东西啊,不愧是本市女子散打冠军,就是棒啊,比那些什么良家妇女强多了,干,干死你啊,大肚婆还这么紧啊,哈哈」

  兄弟两人一个抱住蒋若男的头上上下下的干着小口,一个一前一后的干着蒋若男的小洞。

  蒋若男在昏迷下感到好恶心,什么东西在嘴里抽叉,好想吐。还有那已经麻木的下体好痒啊。蒋若男努力的睁开双眼,看见一个好大,好黑的肉棍在自己的口中抽叉,极度的自尊心使蒋若男一用力的甩头摆开了口中的恶物。

  「你,狼二,你们一家都不是人,是畜生。我已经还了你们狼家的骨肉,你还让我替你含……」说不了口。

  可是厚然无耻的狼大「美人醒了,这才好吗。我们兄弟也不喜欢干一个死人。来替哥哥好好含含啊。」

  蒋若男恨不的去死,狼三从后面一把抓住蒋若男的秀发一拉,蒋若男抬起了头。

  「啊……呜呜……」

  狼二忙把鸡巴塞进蒋若男发出痛苦呻吟的嘴里。

  狼三在后面象骑马一样,抓住蒋若男的秀发,大力的干着,「大肚婆好好玩啊。驾,快跑啊。」

  蒋若男无力反抗,任兄弟二人肆意的在自己那傲人的身上驾驭。

  狼三见小辣椒不反抗了,觉的无劲,看见蒋若男的腰带,那腰带上镶满了铁环,狼三抓起腰带狂抽蒋若男的大白腚,一下一下血痕。

  「摇啊,摇屁股啊。」

  蒋若男屈服了,摇起了屁股,泪水涌出了眼眶。

  狼二射了蒋若男一嘴,狼二满意的嘘了一口气,拔出了肉棍,坐在边上,欣赏着弟弟的表演。

  蒋若男低下了头,其臭无比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来。

  「叫啊,快叫啊,你这个小淫妇。」

  已经毫无尊严的蒋若男任命了,咬着牙说「干死我吧,我是一个妓女,淫妇,我不要脸,我的浪穴就是让你们男人干的,我……呜呜呜……」以泣不成声。

  蒋若男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了,丈夫刚死,就被人家轮奸,还是丈夫的家人。自己还配合这些畜生,为了减轻痛苦不得不晃动屁股。

  狼二看了一会肉棍又大了起来,「来小骚活,给老子含,快啊。」

  蒋若男抬起头,用一双小手握住那恶心的东西,张开口慢慢的含住它。

  狼二一顶叉到蒋若男的咽喉深出。

  蒋若男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哇,哇……

  「干你妈的,敢吐,老子的大鸡巴不好吃吗?我叫你吐我叫你吐……」啪,啪的打起蒋若男的脸来。

  「不要打了,我不是有意的,哥哥的鸡巴好吃,我吃,不要打了。」吓的蒋若男忙又含住狼二的鸡巴,上下买力的套动。

  看着这个以前不可一世的弟妹,如今买力的舔自己的肉棍,取乐自己,惬意的闭上双眼,品味蒋若男的口活来。

  此时的蒋若男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所以努力的配合兄弟二人的奸淫

  「好吃,肉棍好好吃,啊,啊,狼哥你干的小妹我好爽啊,干啊,快啊,啊啊啊……」

  兄弟二人相对一笑,因为又一次征服了一个美人,一个烈女。兄弟二人更加买力的干着已经变成荡妇的蒋若男。

  3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当兄弟二人心满意足的从蒋若男的身体上爬下来,已经完全丧失意志的蒋若男还发出已经变了调的叫床声「干啊,好爽,好舒服,啊,啊,我是一

  个浪蹄子,淫妇,好啊,啊啊,干啊……」

  兄弟二人拍拍神智不清的蒋若男的道「美人你先歇歇,明天还来啊。」

  「老三,老家伙说拿手拷把这小娘们拷起来,这小浪蹄子是吃了药才会被强奸的。要是明天清醒了,还不和咱玩命啊。」

  「是啊。别看现在被奸成这德行,平时可真能打的。不过还不是被老子干的死去活来的。」

  兄弟二人看了一眼这个已经半死的散打冠军,满足的走了。

  兄弟二人知道在以后的几天内这小娘们会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直到欧阳如焉这个老婊子的到来,到时一定要好好的让欧阳如焉这老娘们舒服舒服,哈哈……

  第三节欧阳家的大姐极度成熟的美肉

  欧阳别墅

  「大姐没什么事吧?」说话的是欧阳如艳,欧阳如焉的妹妹。检察院院长。

  两个孩子的妈妈。

  欧阳如艳比姐姐小十岁,穿着检察院的制服,给人一种端庄。那制服下的肉体更给人一种神秘的诱惑。

  「没事的,还有姐姐办不了的事吗?」欧阳如焉看着妹妹,那慈祥的眼神给人一种高尚,不可侵犯的感觉。

  在欧阳如艳的眼里,大姐是一位母亲。无时无刻不给家人温暖。大姐老了,为了这个家老的,大姐的头上也有了零星的白发。大姐保养的再好也是50的人了。大姐身体也不是太好。欧阳如艳的眼睛红了。

  「傻妹妹怎么了,都是妈妈了还哭啊。来姐姐给你擦擦。」

  大姐的手好温暖啊。那白皙的手任谁也想不到是一位50的妇人的手。好温暖啊。

  「二妹,我要出几天差。上外地去,大概回来的日子还没定。家里就交给你了,张丽也怀了3 个月了,要小心。公司我也交代好了,没事叫三妹长去看看。孩子都忙,别太辛苦了。清柔还小,她妈妈太忙了,一切交给你了。」

  「大姐,你不过是出差吗?怎么好象是再也不回来了似的。」欧阳如艳那会知道呆会自己最景仰的姐姐为了这个家而去给人淫乐。

  「好了,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欧阳如焉尽力的忍住眼泪,走了出去。

  「姐姐慢点,小心啊,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欧阳如焉打车来到了狼家父子的别墅前,一咬牙迈了进去,她知道这一步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这一步也改变了欧阳家族女性的命运。

  「近来吧,门没关。」

  「市长我来了。」

  「我知道你会来的,我等你好久了美人。」

  看着这个令人恶心的男人,欧阳如焉恨不的马上跑出去大吐一会。「我来了,你想怎么样对我都没有关系,我任了,但是你要准首约定。」

  「我会的,来吧,上楼。我的美人,我已经等不急了,哈哈……」老头站起来,走到欧阳如焉的身边,一把抱住那向往已久的女人。

  在1 米74身材均匀的欧阳如焉边上,他显的那么矮小和不成比例。

  欧阳如焉在前面一步一步的走向二楼,老头的目光一直在欧阳如焉那均匀又丰满的身上看。看完美了。那烫的蓬松的头发高挑的身材,一对巨大的乳房。丰满的臀部。白皙的长腿,被紧紧的

  包藏在那一套黑色的旗袍下,更显的诱人。

  老头赶紧吃下一把的壮阳药,心里暗暗的想待会儿一定干暴这个向往已久的老美人。他比欧阳如焉还小几岁,但因为长期的纵欲过度以显的十分苍老。

  「哥,这小娘们越来越搔了。口活也有进步啊。好好含,对用舌头添啊。好舒服。」

  「啊,啊,慢点,不要一下都塞进去,人家的小洞会不行的,啊啊……」

  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传进欧阳如焉的耳朵里。已经50的她本已心如止水,可是还忍不住脸红,心跳。

  好美,看的老头都已经呆住了。

  「进去吧,我的美人,有好东西给你看看。」

  门开了,只见有三个男人和一个双手被拷的女人。四人都光着身子。

  狼大坐在沙发上分开双腿,那少女低下头正在含那个只可以包住一半的巨棍。

  狼二手拿一个假的鸡巴在那少女的肉动里抽叉,假的鸡巴上还粘有少女的爱液和血丝。狼三正大干着少女的屁眼。狼家兄弟都尽力的虐待这个身材健美的少女。

  「孩子,看看。你们的欧阳阿姨来了。」

  三兄弟都看向欧阳如焉,眼神好象要吃了欧阳如焉试的。

  欧阳如焉把头扭向一边不敢再看下去。心里暗暗害怕不知带会自己会如何给侮辱。

  那少女挺了一下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欧阳如焉你还记的那个小搔货吗?那个上次打你的那个。你看我已经好好惩罚她了。」

  欧阳如焉呆住了,那个正被玩弄的少女不会就是那天的散打冠军蒋若男吧?

  那天还是那么一个美丽的女孩今天就……她可是狼四的老婆啊!欧阳如焉不敢想下去了。

  老头做在沙发上说「老美人,你自己脱吧。让我们父子几人见识见识欧阳家的领导人的大白腚啊哈哈……」

  欧阳如焉低下头用一双颤抖的手解开了衣服,一个扣,两个扣……

  狼家父子的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狼家兄弟也停止了作践蒋若男。

  眼泪流了下来。身体也开始颤抖了。除了丈夫没有任何人见过的肉体马上就要成为他人的玩物了。

  旗袍顺着那嫩滑的肌肤掉了下来。欧阳如焉一只手护住在白色胸罩下包住的豪乳,那深深的乳沟,那半隐半现的乳房。太大了。一只手捂住在白色内裤的女人最宝贵的阵地。

  「快,快脱啊,贱货。快啊。」

  「求求你们,我……我不要了。我给你们钱好吗?放了我吧。我有女儿,还有一个外孙女,我是人家的外婆。我已经50了。我可以做你们的妈妈和姐姐了,你们不可以。求你们了……呜

  呜呜……」可怜的欧阳如焉还和色狼求情。

  「那这样吧,你就服侍我就可以了。我儿子吗,你就不用了伺候了。快点啊。不然我们父子就一起上你了,脱,给你老公我脱光啊。」

  狼家兄弟当然知道,老不死的只是骗这个女人的,代会老家伙爽完了,还是会给他们兄弟干的,所以「好了,你岁数也可以当我们三兄弟的妈妈了,我们也对老女人不感兴趣,你就伺候伺候

  老爷子就行了。」

  欧阳如焉抬起头知道求饶是没用的,可是听到不会被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狼家兄弟玩弄就咬牙解开了胸罩,哗,一对巨乳跳了出来。白白的,黑色的乳晕上镶着两颗大葡萄。

  「哇!50岁的老女人的奶子还那么尖挺啊!那么大一定好软的。不是吃药了吧?一定是吃药了。」

  「不是的,这老娘们吃的好,睡的好,所以就……」

  「不是一定天天自摸,所以才……哈……」

  「呜呜……不要说了。求你们……不要说……呜……」

  「还有你那碍眼的内裤快点,把你肉洞亮出来。」

  欧阳如焉两只手慢慢的把住内裤的带,好久……

  「快点,不然老子叫人扒了。」

  欧阳如焉双目一闭,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撤去。双手捂脸大哭了起来。

  「这,这老娘们没长毛。是白虎啊!」

  「不是没长。嘿,嘿,是自己刮的。」

  「果然是老骚货啊,知道今天来把毛也刮光了,哈哈……」

  欧阳如焉此刻都不想活了,自己丧夫多年,又是独身一人。听三妹欧阳如梦说阴毛太密会影响身体健康的,所以自己就……就……没想到现在会被狼家父子认为是猖妇,荡妇,丈夫对不起。

  狼大看看在自己胯下的蒋若男说「小浪蹄子,代会自己也把毛剃光啊。让老子好好看看,娘们是如何给自己剔毛的,哈……」

  「好的,我一会就去把毛剔光,让几位哥哥看看。」

  欧阳如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短短三天可爱的一个女孩会被弄成现在一个不知廉耻的下贱女人。

  她是不会明白蒋若男这几天所受的非人折磨,她也不知道自己也会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过来。」

  欧阳如焉呆呆的走到老头的跟前,1 米74的欧阳如焉的小洞刚好对着坐着的老头的眼前。

  老头伸出如同僵尸般的枯手命令欧阳如焉叉开双腿,麻木的欧阳如焉分开了大腿。那女人神秘的洞口已完全的露在老色狼的眼中。

  老头一把抱住欧阳如焉的屁股,伸出舌头舔起了美夫人的肉洞。

  欧阳如焉双手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流到那傲人巨乳,顺着乳沟淌到那平坦的小腹,滴到老色狼那已经秃顶的光头上。

  老色狼还是把脸贴在那长出短短,又有一点扎人的阴毛深处,用舌头肆意的进出欧阳如焉的洞穴中。

  狼家兄弟早已想上这个比自己母亲还大的女人身上奸淫一翻,可是老头切不急不慢的玩起了这老美人的肉洞。看的三兄弟欲火焚身。只好把欲火发在无辜的蒋若男身上。三兄弟大力的蹂躏着

  这个可怜的女孩,蒋若男发出一声声惨叫。

  蒋若男发出的惨叫声大大刺激了老色狼,老色狼在一翻舔食后「来美人,坐下来。」

  老色狼握住那根老棍把住欧阳如焉的肥臀,引导欧阳如焉用自己那已十几年没有过的小洞来吞下那步满青筋的肉棍上。

  欧阳如焉已无心反抗,任老色狼把住自己的肥臀慢慢坐了下来

  「进去一点了,好紧啊!我不是已经舔出淫水了吗?为何还这么紧。再往下一点,对,做啊。到什么时候了还装处女啊。快做啊」

  「痛,求你,轻一点,好痛啊!」

  「美人你已经多长时间没被人家干过了?往下。」

  「求你不要逼我说,啊,轻一点啊,啊,啊,……」

  「不说,好,带会干你屁眼。说」

  「呜,不要,我说呜,已经,已经十几年了,呜呜,我丈夫死后我就没有那个了,呜呜,我已经说了,你,啊,啊呜求你,轻一点呜呜……啊……」

  老色狼一听乐了,道「好的美人,我一定会好好的干你,比你丈夫的还厉害,哈哈……」说完双手搂住欧阳如焉的腰,用力向下一拉,下身一顶,扑哧。

  「啊啊,好痛,痛啊。啊啊呜呜呜……」

  老头把自己的大鸡巴全部插进欧阳如焉那十几年未曾再开垦的土地上,欧阳如焉泪痕斑斑的脸孔因巨痛而扭曲,一对巨乳因上下摆动而乱晃。

  老色狼一口咬住一个乳房啃了起来,「好吃啊,老婊子,你的肉洞满大的吗,一下子就吃掉老公我的大鸡巴啊。屁股动动啊。对,晃一晃啊。啊,舒服,爽啊,老逼果然好啊,流水了,哈哈,开始发浪了,哈……」

  欧阳如焉的下身痛的已经不行了,还的为了娱乐老色狼而尽力的动弹。而一对豪乳也在老色狼的口下布满牙刃。

  老色狼的肉棍在欧阳如焉的洞洞里来回抽擦,扑哧,扑哧,扑哧。

  「爽啊,我不行了。美人我要射了,啊……」

  「呜,不,不要射在里面,呜我,呜,求你,不要,啊……呜呜呜」

  老色狼的精液狂喷进欧阳如焉的洞里。欧阳如焉只感到下半身一热,知道老色狼把那肮张的东西射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欧阳如焉为自己已不再纯洁身体而啼哭起来。

  老头在一通射精之后,一把把痛哭的欧阳如焉推在地下,可怜的欧阳如焉身体紧紧圈成一团,两子手抓起地上的衣服捂住一身狼藉的身体。精液从刚刚被捅大的阴道中流出来,还混杂着被撕

  裂的下体而流的血。那被捅大的阴道口还一张一合的吐着淫液。

  「爬过来,我叫你爬过来。对吗。这才乖吗。来,舔舔刚刚给你快感的肉棍。」

  刚刚爬起的欧阳如焉一听要叫她给这个刚刚污辱自己的男人口交。「不,我做不到。我也被你糟蹋了。你也玩过了,我可以走了吗?」

  「走!好啊!不过要糟蹋的彻底,玩的彻底。你不含,我哪会满足。来,舔一舔,我就放你啊。要不然你让我干一年,就不用舔了。」

  「你,你是不是人,你糟蹋的还不够吗?你还想干死我啊!?畜生!」

  「是,我是畜生,你要是不舔,我就干死你,干爆你。要不然……嘿嘿……我就叫你妹妹或是女儿来,看看她们引已为豪的母亲,姐姐那诱人的身体。

  好不好啊,哈哈……」

  「你……你不是人……我让你干,你还找我的家人……你……」

  「你过来好好服侍我一下,我一定会准首约定的。」

  欧阳如焉无奈的爬到老色狼的眼前,看着那个刚才干的自己死去活来的东西,它软绵绵的趴在老色狼的双腿之间,欧阳如焉犹豫了一下闭上双眼,缓缓地蹲了下来。

  「不是蹲,是跪。」

  她只好又改成了跪姿,这屈辱比起她将要受到的不算什麽,为了家人,她什麽都愿意牺牲。

  她用纤细的手轻轻地捉住了老色狼那怪物般的阴茎,老色狼只觉得下身一动,天啊,原来她的手都这麽有魔力。

  欧阳如焉将嘴唇试探地慢慢靠近那阴茎,一股浓臭的男人不清洗的骚味冲鼻而来,欧阳如焉一阵恶心把头扭向了一边。

  「嗯?」

  老色狼威胁地哼道,欧阳如焉又艰难地把头扭了回来,说实在的,她从来没有口交过,甚至没有碰过丈夫以外的男人,她丈夫和她做爱大概两三次,而且是晚上熄灯的时候,就有了身孕,而

  且由于丈夫忙于在外逐名追利,她经常是独守空房。

  狼大淫笑道∶「怎麽?不会呀!照女子散打冠军学嘛,伺侯好老爷子,呆会儿也让我们享受享受,哈哈┅┅」

  欧阳如焉把心一横,学着刚才蒋若男的样子慢慢伸出了花一般的舌头,轻轻触了触老色狼的下身,一股苦涩骚使她差点窒息,不过这次她忍住了,舌尖绕着阴茎舔了一圈,她感觉那东西颤抖了起来。

  老色狼的感觉像灵魂出窍般地,所有的男人呼息都沉重了。

  她心一横,慢慢地张开了嘴,包住了那粗大的东西,缓缓地伸进了自己嘴里。

  老色狼彷佛从地狱升上了天堂,他嘴里长吐了一口气,忍住了那过早的冲动,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在那温润的嘴里不断地胀大,感觉欧阳如焉那性感的嘴对阴茎的种种刺激,他的淫液混着欧阳

  如焉的口液不住润滑着它。两只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微红的娇颜,发黄的手放肆地在欧阳如焉雪白丰滑的腿上游走着,突然,停在了她的桃源上。

  欧阳如焉身体猛地一震,下意识地痉挛了一下,刚要伸出的手又扶在了床边上。

  老色狼脸上淫笑着,手不停地对着欧阳如焉的下身摸弄着,手指在她娇嫩的阴核上来回挤按,望着她绝美的脸庞上显出的痛苦的神情,老色狼的呼吸也在不断地加粗。

  欧阳如焉杏眼微闭,银牙紧咬着红唇,强忍着不叫出声来,可是身体却不自觉地随着老色狼的摸弄扭曲着,试图用这无谓的摇摆挣脱那只可怕的手。

  腰肢扭动,双峰自弹,老色狼渐渐支持不住了,在他粗暴的蹂躏下,感到手有些湿润了。他知道时候到了。拿出一个大号的电动按摩棒硬是插入了欧阳如焉的阴道中,然後用胶布黏住阴道口。

  这时,欧阳如焉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痛。

  过了约30分钟左右,欧阳如焉发觉自己的双乳开始发涨,涨得有点难受,而全身也开始发热,阴道更是被淫具狂震的几乎昏了过去┅┅

  「不要…啊…求…求你们…我…受…不…了…的…哦…哦…不要…哦…不要…放过我吧。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饶了我吧!!」欧阳如焉已经完全伤逝了自尊了。口中发出那诱人的

  呻吟。

  老色狼道「我的鸡巴还在你的口中,没法给你舒服啊。」

  「不行了,我要死了,求求你干我吧,快啊。啊……」欧阳如焉无法相信自己会求人家作践自己,呜的哭了

  「老浪蹄子,你浪穴要男人了吧。求求我儿子啊,让他们干你啊,哈哈……」

  「不,不要,我……啊……的……年龄……啊……可……可以做……他们的母亲了,我……啊……啊……不要在加大电量了,我会死的,呜呜……求你……呜……快点干我,求求你们了,啊,我要男人啊……快啊……」

  狼大会意的走到这个老美人的身后,玩起了欧阳如焉的肥臀,「美人求求我,我就好好干干你啊。」

  欧阳如焉嘴里哼出甜美的声音,尤其是当大狼的手指接近股沟位置,那种又趐又酸的快感更弥漫浑躯,令她忘了如此屁股上翘,美丽的私处和敏感地带完全曝露在外,是女性最耻辱的动作。

  忽然,屁沟位置喷来一阵热气,跟着一条滑如泥鳅的东西上下紧贴过来,还有是一根根细小的须子也跟着刺入。

  「嘤┅┅」欧阳如焉的屁股微微一颤、跪在红地毯上的雪白双腿也缩了一缩,被人糟蹋久了,反而更激起这些女性感官的敏感度,意识之中,是这大狼伸出舌头舔自己的肛门。欧阳如焉感到

  那条肥大的舌头不停地濡动,还开始用沾满唾液的舌尖缓缓伸进去,便是本能地屁股向後移去,似要摆脱对方舌头的侵犯,但无论她屁股如何扭动,那根舌头总像活塞紧紧把自己肛门套着。

  大狼几乎把一张脸紧贴仲间美惠的股沟,舌头不住打圈,舔遍她肛门口内的肠壁,得到口水的润滑,菊花蕾也淫荡的向外突出。

  「唔┅┅很美的肛门,还一点也不难闻,喔┅┅」大狼心里陶醉,舌头动得更勤,同时手指慢慢的找到那菊红色的屁眼入口

  「喔┅┅唔┅┅嗯哼┅┅」欧阳如焉三个美丽洞穴同时被搅,终於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娇喘声。「求你……你……干我吧」

  「什么,没听见啊」

  「你干我吧求求你,我要……你的……肉棍……」欧阳如焉此时只想快点被干,因为不争气的下体已淫水荧荧。

  大狼早已忍不住了,忙用手把住欧阳如焉那白皙的臀部,对正那可爱的屁眼,顶,噗噗。

  「啊……哇啊……哎呀呵……妈呀……!!!」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烈呼号在夜空中骤起,欧阳如焉只觉得胯下那最柔软的部位发出一阵突入奇来的从未有过的剧痛,身体仿佛已不是自己的了。

  「痛不是……屁眼……是小洞啊……快拔出来啊……快……啊……啊」

  大狼可不管那么多,下身依然用力的干着欧阳如焉的屁眼,女人的肛门张得最大时径长不过一寸半,大狼一只巨棍一捅,却将肛门捅开了三四寸,娇柔的菊花蕾被残忍地绷裂,下体一阵胀痛

  ,随即又是一阵剧烈的抽搐,抽搐中一种酸麻的感觉传来。

  头上,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小腹内,粪便秽物随着抽搐缩回肠道深处好远。

  随着肉棍的抽擦红红的鲜血顺着女人白皙的双腿间滴到地上。

  可怜的欧阳如焉,身上的三个洞都都被干着,欧阳如焉意识已经失去。任父子二人干着自己,口中发出一些连自己都听不懂的呻吟。

  终于狼大在欧阳如焉那红肿流着血的屁眼中精液尽数喷射在子宫里。

  狼大穿完衣服,再凑近欧阳如焉下体,只见她阴道口和屁眼已暴裂,鲜血仍点点滴滴渗出。这一阵暴虐式的猛奸已要了她半条命。

  「老爷子我先睡了,明天还有更好玩的那。老逼,我走了啊。」

  老色狼也站了起来,揣了一脚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欧阳如焉一脚

  「老二,老三。早点睡啊。别太辛苦了啊。」

  狼二狼三终于等到老爸和大哥爽完,二人忙扑向昏迷不醒的欧阳如焉,没有多余的话。兄弟二人一前一后的干起了欧阳如焉

  「干,干死你……」

  「啊……啊……」半昏迷的欧阳如焉只感到早已麻木的肉洞和屁眼,又有东西进来了。欧阳如焉已无力再看了,除了口中不时的发出一些呻吟外,还以为已经死了。

  时间飞快过去,可对被人强奸的欧阳如焉来说,好长啊……当欧阳如焉再挣开红肿的双眼时天已经亮了。

  欧阳如焉一抬头就看见一条死蛇在自己脸下,原来自己睡在了男人的双胯间。

  欧阳如焉直感到屁股好痛,回头一看,狼三的鸡巴还叉在自己的屁眼里,回想昨天的一切,自己被他们父子不知干了多少边。欧阳如焉双手捂脸啼哭起来。

  哭声惊动了狼二,狼二看着一身狼藉的美夫人,鸡巴又大了起来。一把抓住欧阳如焉的头发拉倒双胯间,命令欧阳如焉再给他含。

  欧阳如焉又一次的张开小口含下可以做自己孩子的男人那粘有精液的鸡巴。

  不知噩梦何时会结束……

  【完】

  35198字节
上一篇:欲念纵生(1- 2卷340章完)下一篇:妻子苏芸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