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武侠古典  »  【神雕旧事】【完】
上一篇:【娇妻养成】【完】下一篇:【贵族游戏】【完】
【神雕旧事】【完】
第一章 昨夜思君君不知

  郭靖最近心绪颇有一些烦乱。

  自从那日杨过和小龙在席上向大家公布了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之後,郭靖一连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倒不是因为杨过当众谢绝了他招婿的美意拂了他的面子,几十年江湖上风风雨雨的历练,加上本来就厚道的人品,郭靖对这样的小事还是想得开的。但不知怎的,只要想起即将成为杨过妻子的小龙女曾经是过儿的师傅,心里就会一阵翻动和不安。

  昨天晚上他和黄蓉谈起这件事时,黄蓉言语之间颇有一些他在多管闲事的意思。“ 个人有个人的缘分,过儿他既然已经下了决心,你反对又有什麽用?由他去吧。”

  “ 小龙女人生得好看,过儿又没见过别的女孩子,两个人呆在一起久了,难免生出一些情愫。” 郭靖自言自语道。

  黄蓉听了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哈!原来你当时跟我好是因为没见过别的女孩子啊!这下露馅了吧。”

  “ 你又胡说八道了!那有这回事。” 郭靖笨嘴笨舌地辩解着,眼前浮现出黄蓉当年冰雪玲珑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自己不知怎麽修来的福气,学了绝世武功不说,还得了这麽一个大美人作妻子。今天的黄蓉,虽然已经是作母亲的人了,却仍是俊俏不减当年,而稍有一些丰盈了的腰身更是别有一番风韵。

  尤其是近些年,郭靖发现黄蓉与青春年少时相比又多了一种慵懒娇羞的美。

  这种美常引得他遐思绵绵、不能自禁。

  黄蓉见郭靖微笑着望着自己不再做声,知道他准是又在回想自己当年的样子了。见丈夫对自己仍如此迷恋,心里不免有些美滋滋了,抿嘴一笑道:“ 该歇息了!我去看看芙儿襄儿她们。”

  郭靖黄蓉夫妇住的这座豪宅原来住着襄阳城有名的一个大户邓懿德,辽军大兵压境时举家南逃了。因为走的太急,只带走了金银细软和几个多年的忠仆丫鬟,府宅是带不走的了,只盼大侠郭靖能把辽兵赶走,他好保住自己的偌大家产,至于是否还要继续高举义旗,收复大好河山则无关痛痒了。所以邓懿德临走时将这座豪宅借给了襄阳城的总兵大人,说明了要请郭靖黄蓉夫妇住进来。仆役们因为无处可去大多留了下来。

  这座宅院分为四进,最前面的一进是邓懿德会客的地方和几间客房,因为要做给客人看,邓懿德专门建了一间宽敞明亮的书房,里面原来挂了一些邓懿德化重金买来的名人字画,邓懿德南逃时带走了,几架充栋的经史子集倒是留了下来。

  第二进是几间邓懿德大小妻妾的睡房和一间邓懿德真正读书的地方,那里的书大多是诗词歌赋和一些房中养生之术,黄蓉怕郭芙看到给收起来了。第三进是一个邓懿德自己设计的小花园,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布置得极为雅致。最後一进是杂役仆人们住的地方。

  郭芙住的房间在第三进的西厢靠近小花园的一间精巧的小楼上,原来住着邓懿德最宠爱的小妾明珠。郭芙因为喜欢看风景而选了当自己的睡房。小楼离郭靖黄蓉的睡房只有几步之遥,大敌当前,对方又有不少武林高手,黄蓉实在不敢大意。故此选了一间离郭芙最近的房子。

  出得房门,黄蓉打了一个寒战,心道:这里毕竟天凉得早些。江南恐怕还是孟夏时节,这里已是秋风瑟瑟了。从郭靖黄蓉的卧房到郭芙的小楼要经过一个三转的回廊,回廊一侧是邓懿德用太湖石和云南铁木修的一个小花园,另一侧是半亩翠竹。白日里这回廊也略又一点阴森,夜间就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回廊每一折拐角的立柱上原有一盏风灯,邓懿德带着内宅的仆役们走了以後就一直没人过问。

  郭靖黄蓉初来乍到,不知那里原来设有夜灯,只是奇怪邓懿德怎麽没想到在回廊上按一盏灯。

  黄蓉见小楼上的灯还亮着,心中奇怪郭芙怎麽还不睡。郭芙一向贪睡,不喜读书,没理由这麽晚了还不睡。黄蓉心里这麽想着,不免有些担心。只觉得背心一阵寒意,仿佛黑暗中有什麽人正窥视自己。待上得楼来却发现郭芙已经睡了。

  黄蓉这才想起郭芙怕黑,平时在桃花岛上还好一些,离了岛就说什麽也不敢熄着灯睡觉了。黄蓉见状松了一口气,暗笑自己年纪越大越不经事了,帮郭芙掖好被子,关好门窗,但没有熄灯。

  回房的路上,黄蓉又有了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但摒吸一听,十丈之内并无人气,心里有些纳闷。黄蓉回来见郭靖还没有睡,捧着一本太公兵法在那里学关羽“ 夜读春秋” ,心中一乐,知道丈夫今晚恐怕要有所作为,便故意笑嘻嘻的道:“ 芙儿说她睡不惯这里,要我今晚陪她。”

  郭靖听了一脸的失望,讷讷地说:“ 怎麽会?芙儿一向胆子大。”

  “ 怎麽不会!芙儿胆子再大也还是个女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向怕黑。

  况且这麽大的一进院子里就住了我们三个人。”

  郭靖忙连连点头道:“ 是,是,还是你心细。”

  黄蓉见郭靖信以为真,“ 噗呲” 一声笑了出来:“ 我的靖哥哥,我是谝你的,你怎麽就信了?”

  郭靖“ 嘿” 地苦笑了一声,对这个聪颖狡慧的妻子,他从来都占不了上风。

  其实江湖上又有谁能在黄蓉面前占上风了。见丈夫脸上一幅哭笑不得的表情,黄蓉柔情顿起,轻偎到郭靖怀里说:“ 今天晚上我哪都不去┅好不好?”

  郭靖心里一荡,紧紧把黄蓉搂在怀里,合身压了上去。黄蓉流水一般的轻轻一挥手,熄灭了房内的蜡烛。郭靖在黑暗中飞快地去了黄蓉和自己的衣衫,一面上下抚摸,一面轻轻含住了黄蓉的香唇。不一会,黑暗中传来黄蓉娇娇的呻吟声和轻轻的“ 啪啪” 声。大概过了半盏茶功夫,随着黄蓉一阵压抑的哼声,郭靖“喔喔” 低吼了两声。房间里出奇的安静,只有两个人渐渐低微的喘息声。感受着郭靖正在渐渐偃旗息鼓,黄蓉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郭靖翻身抽出时的动作牵得她低低呻吟了一声。郭靖含糊不清地说了些什麽,黄蓉没应声,不一会郭靖就发出了阵阵鼾声。

  月亮不知不觉地升起来了,如银的月光从窗棂静静地泄入,照在黄蓉轻轻颤动睫毛上。她微微睁开眼,望着窗外那一弯秋月,想起许多前尘旧事,不知不觉睡着了。

  那天晚上黄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一丝不挂的站在襄阳城的大街上,四周围了一群看不清面孔的看客。她又羞又急,却又无计可施。郭靖和郭芙两人骑着马经过,黄蓉大声呼救,但二人竟似没有听见一般渐渐走远了。正窘迫间,只见一人凌空而入,用一件长衫将自己罩了起来。黄蓉抬头一看,救星原来是杨过,仆倒在杨过怀里,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杨过抱起黄蓉跃上房顶,几个兔起鹘落便不见了踪影,远远传来人群的喝采声。黄蓉觉得自己象是在飞一样,奇怪杨过的轻功何以长进这麽多,正要发问,却发觉杨过正一面施展轻功,一面有意无意地隔着长衫轻薄自己。黄蓉心中一阵慌乱,抬眼时却发现杨过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眼中全是诡异,顿时明白他是有意的,不由满面绯红,连忙转开头佯作不知。

  不想杨过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先是故作漫不经心地把手探进裹着黄蓉的长衫揉捏椒头,最後竟将手渐渐滑进了黄蓉的两腿之间。黄蓉不由大急,叫道:“过儿┅那里不可以┅不可以┅过儿┅停手┅” 她用力想夹紧双腿,但杨过的手还是一点点地接近幽处。

  到了邓宅,杨过跃下屋脊。把黄蓉放在小花园的一个石凳上,掀开裹着黄蓉的衣服,把她的两腿搭在自己的腰上,黄蓉又羞又急,险些晕了过去。她拼命扭动想推开杨过,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正一点点地消失,而一个硬硬的东西已经抵在了自己身上。

  杨过用手托起黄蓉朝已变得娇柔无力的纤腰,使黄蓉无处可退,缓缓挺了进去。黄蓉大叫一声:“ 过儿!不要┅” 一下子急醒了过来,却发现郭靖正在离得很近的地方看着自己,一脸古怪地问:“ 过儿他┅┅怎麽了?”

  饶是黄蓉聪明剔透,一时间也是想不出一个应对的说法,而刚刚梦中的情形又不能和郭靖说,只好讷讷的含糊应道:“ 没什麽┅┅”

  “ 没什麽就好。你怪我多管闲事,我看还是你关心过儿多一些。” 郭靖不疑有它,“ 这些天你也没休息好。今天有好多事情等着我们呢。有时候我真觉得象过儿和小龙女那样不问世事也不错啊。”

  黄蓉听到丈夫又提起杨过,想起刚刚梦中的旖旎风光,脸上泛起一抹羞红。

  心想:杨过和小龙女现在在做什麽呢?

  第二章 未料落花去谁家东南形盛,钱塘自古繁华之地。

  杨过和小龙女已到了江南。他们住在杭州府东门外的真如客栈里。其实这时的杨过已经结交了不少朋友,象在杭州的就有形意拳霍成风和江南镖局的总镖头林冷。但小龙女不惯与人应酬且又喜静,所以他们就住到了真如客栈。这家客栈因为是在东城外,价格又贵了一些,客人并不多,这正和了小龙女的心意。

  其实按照小龙女的意思,最好两个人回到终南山古墓里再也不见任何人。但她体谅杨过恐怕耐不住寂寞,因此陪他到江南走一走。

  几场秋雨过後,天气骤然凉了下来。这一天午後又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两人不能出去,便叫店小二打了二斤绍兴女儿红暖暖身子。绍兴女儿红入口甚是绵软,後劲却是极大。杨过还不觉怎样,小龙女却是觉着整个身子都飘起来了。

  以她的内功,逼出酒力倒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小龙女第一次体验醉意朦胧,感觉甚是有趣,到得後来真的醉了,想要用内功去逼出酒力,却再也提不起劲来,懒洋洋地倚在杨过身上,娇声道:“ 过儿,我怎麽一点劲都没有了呢?” 杨过看着爱妻娇羞妩媚的模样,忍不住俯身将檀唇吻了又吻。小龙女这下更是娇羞无限风情万种了。

  正在此时,又人敲门。杨过只好把小龙女扶上床,放下帷幕。来的人却是江南镖局总镖头林冷。原来洛阳府金刀肖楚到了杭州,在望海楼定了豪宴,专门要请杨过去叙叙话。杨过因为小龙女醉酒,本不想去。但江南镖局总镖头亲自来请,情面上很难推辞。洛阳金刀肖楚更是江北抗辽义军的首领,不去恐怕会见罪与天下了。正踌躇间,林冷道:“ 我们还专为尊夫人备了车驾。”

  “ 小龙女她今天身子不适┅┅”

  “ 如果是这样,就不好勉强了,” 林冷想了想又道:“ 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带了一个小子,很善解人意,我让他在门外侍候,供尊夫人使唤。明铛!过来见过杨大侠。”

  杨过见是一个十四、五岁的伶俐小子,便点了点头道:“ 只好如此了。”

  杨过本想和小龙女打个招呼,但小龙女睡得昏昏沉沉,只好和林冷乘车而去。

  林冷走前向明铛交代了几句,无非是想让杨过放心。杨过不好实说小龙女醉酒,只说已经和小龙女打过招呼了。

  两人走後,明铛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外侍候。

  却说小龙女睡了小半响,渐渐醒了过来,仍是四肢酸软,觉着有些口渴,便叫杨过弄些水来。门外明铛听到屋内有些动静,忙推门而入。小龙女只道是杨过,便道:“ 过儿,我好渴。”

  明铛连忙倒了一碗水,送到床前。见帷幕落下,不知该不该进去。正犹豫间,小龙女又娇声低呼口渴。明铛只好掀开廉子。这一掀不要紧,明铛直觉得一阵眩晕,几乎不能站立。原来小龙女因为浑身燥热,将衣衫扯得七零八落。趐胸倒有一小半露在外边。

  小龙女道:“ 过儿,扶我起来。”

  明铛这才缓过神来,定了定神走上前把小龙女扶了起来。小龙女还道是杨过,顺势就依到了明铛怀里。这样一来,明铛暖香在怀,快乐得几乎就要晕过去。待小龙女饮罢了水,明铛将碗放在一旁,探手入怀,抚摸起小龙女的玉乳来。

  这明铛年纪虽小却是阅女无数,江南镖局总镖头林冷的妻妾全都和他有些勾当。

  而且他小小年纪偏偏天赐极佳,生就一根缪毒之阴。

  且说明铛长于此道,不一刻功夫,小龙女已是咿呜难言,娇喘微微了。

  明铛将手申进小龙女裤内,轻轻抚摸起来,小龙女只觉得杨过今天手法极是熟练,但也不疑有它。过了小半盏茶功夫,明铛发现小龙女两腿之间流出大量爱液,便缓缓褪了小龙女和自己的衣服。将小龙女放到床上,俯身压了上去,小龙女微微睁开明眸,鄂然发现身上的人竟不是杨过,大惊道:“ 你┅你是谁?”

  明铛笑道:“ 我是林总镖头家的书童明铛。是杨相公让我来服侍你的。”

  小龙女酒已经醒了大半,四肢却仍然酸软无力,她拼尽全身力气想把明铛推开。若在平时,对付象明铛这样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子并不费吹灰之力。但今天小龙女偏偏醉後无力,挣扎了半天,双手反而被明铛按住了不能动。

  明铛将嘴凑了上来,道:“ 好美人,让我亲一个。” 小龙女忙将头扭向一边。

  明铛见无法得手,便微微下滑,含住小龙女的右乳轻轻吸起来。才舔了两下,小龙女便趐胸微挺,忍不住呻吟起来。明铛没想到小龙女如此敏感,心中大喜,忙又用力允吸了几下。再抬头时,只见小龙女星眸微闭檀唇半开,似已意乱情迷。

  明铛这才又轻轻吻住檀唇,将舌头渡了过去。待得小龙女明白过来,两人的舌头已经紧紧缠在一起。明铛见小龙女不再挣扎,便放开了小龙女的手。小龙女此时已经完全意乱情迷。

  欲待反抗却又四肢无力,想要呼救此间情形又实在羞人。觉到明铛的赫然巨物正抵在自己的幽处,小龙女忙夹紧双腿,但这样一来反而紧紧夹住明铛的巨物。

  小龙女羞得忙又分开两腿。

  明铛在小龙女耳垂上轻轻舔了舔,引得小龙女一阵娇吟。明铛笑嘻嘻地问:

  “ 干什麽夹住了又放开?是等不及了吗?” 明铛见小龙女不吱声,便用膝盖分开小龙女的双腿,用他巨大的龟头在小龙女湿淋淋的幽处一面来回摩擦一面道:“好美人,我要进来了。”

  小龙女惊道:“ 不要┅┅不要┅┅不要┅┅啊┅┅”

  明铛那里肯听。他用膝盖巧妙的将小龙女的腿分到最开,用力一挺,小龙女眉头微皱,只觉得明铛仿佛一直插到了杨过从未到过的最深处,最後那一句“ 不要” 变成了一声娇呼。明铛没料到小龙女的下体这麽紧,虽然进入小龙女已经完全湿透的幽处并不困难,但那种被紧紧握住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明铛没想到小龙女经事不久而杨过只是常人之相,是以小龙女和初经人事的少女没有什麽区别。明铛从小龙女微微迎合的扭动和越来越抑制不住的呻吟声知道小龙女已经动情,有意卖弄本事,大力抽插起来。小龙女那里经过这样的刺激,加之耳边不停传来明铛说的一些淫荡的话和下体湿漉漉的撞击声,只一会儿,只觉得全身一震,一股热流从二人交合的地方涌向全身。小龙女终于忍不住张开嘴“ 啊啊” 叫了几声,手脚死死勾住明铛的身体,半响才缓缓松开。

  明铛见状,知道小龙女今晚得了甜头,没法再反抗了。一面说着轻薄的话,一面将小龙女扶到自己身上。小龙女不知道明铛在干什麽,只是趴在明铛身上轻轻喘息。明铛见小龙女不懂,便用手托起小龙女的腰,自己挺动身体,小龙女这才明白明铛要做什麽,只是死也不肯坐直了身体。明铛见状只好换到上面,他让小龙女伏卧在床上,从後面插了进去。小龙女对这个新姿势又是害羞又觉得兴奋无比。明铛故意停了下来,看小龙女的反应。果然,小龙女先是慢慢地,接着就不管不顾地扭动起来。

  明铛复又躺下,让小龙女跨在身上,这一次小龙女虽然还是娇羞无限的模样,但已经开始主动用阴户找到明铛的阳物套了进去。明铛扶住小龙女的纤腰,帮着她上下套弄。过了一会儿,小龙女已经掌握了要领,明铛便腾出一只手去抚弄小龙女的乳房,同时抓住小龙女的一只手放到两人交合的地方,让小龙女感受进出的过程。小龙女又套弄了百十下,伏到明铛身上,娇喘微微的说:“ 我不行了。

  ” 明铛让小龙女趴在自己身上,用力挺动起来,只动了数下,小龙女便浑身猛颤轻呼了一声:“ 啊!┅┅啊!┅┅”

  明铛见天色渐暗,心想杨过随时会回来,将小龙女重又摆成四肢着地的姿势,疯狂地抽插起来。此时小龙女的下体已经渐渐被撑开,爱液不停地被带出来。随着明铛的动作,小龙女飞快的扭动屁股,嘴里发出的不再抑制的浪生呻吟和呓语。

  明铛忽地低吼了一声,瘫软在小龙女的身上。他感到小龙女的一阵一阵抽搐着的下体仍紧紧握住他渐渐萎缩的阳物不放。他恋恋不舍的从小龙女身体里抽出来,躺在小龙女身边闭目养神。

  过了半盏茶功夫,明铛睁开眼,发现小龙女正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眼中满是又爱又恨的神情。他一把将小龙女搂过来深深吻了起来。小龙女即不拒绝也不回应,闭上眼睛让他吻,等明铛吻完了又睁开眼睛怔怔盯着明铛出神。明铛心里搞不清小龙女在想什麽,正待开口,小龙女先道:“ 你快走吧。不要等我改主意杀你。”

  明铛只好下床穿上衣服,心里不知道小龙女是不是真的要杀他。但看起来小龙女酒力已经完全过去了,自己一点武功都不会。小龙女若真的动了杀机,自己连一点逃生的机会也没有。想到此节,明铛心里一阵发毛。偏偏这时候小龙女说话了:“ 你┅┅叫什麽名字来着?”

  “ 明铛。”

  “ 好,明铛,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明铛犹豫了一下,走到床前,掀一看,却发现小龙女已经穿好了衣服。

  明铛不知她要干什麽,惴惴不安地站在那里。小龙女忽地“ 噗哧” 一声笑了出来,对站在面前的这个还是个孩子的小男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办。

  “ 刚才胆子那麽大,怎麽现在不吭声了?”

  明铛听出小龙女口气中有调侃之意,心里一松,这才敢抬头看小龙女,却发现小龙女眼中此时满是笑意。小龙女道:“ 明铛,你上来。” 明铛依言爬上床。

  小龙女闭上眼又道:“ 亲我一下。”

  半响,两人缓缓分开。

  小龙女定睛看着明铛,换了一个人似的冷冷地道:“ 今天的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以後也不要来找我。” 说到这里,小龙女微微有些脸红,因为刚刚两人混天黑地时,明铛提起过“ 何时再聚” 的事,不知当时自己是怎麽说的,想必不大一样。但对于明铛不吓一吓是不成的:“ 只要你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我一定会杀了你。” 小龙女用手在帷幕上轻轻一划,帷幕就象被用刀子割开一样分为两段。

  第三章 谁家有女初长成年年陌上生衰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又是一年清秋时节,万物萧索,落红零乱。有风拂过的小楼上,年轻的郭芙有些伤秋了。看着满园的落花,郭芙无端端地就意味低迷起来。夕阳就快要落到城墙後面了,郭芙知道一旦太阳落下,整个襄阳城就会骤然暗下来。当初选这个小楼时是为了可以看看风景,不料这小楼是面南而建,除了小花园,什┅也看不见。想来邓懿德建这个小花园时,又要讨好爱妾,又要防止红杏出墙,还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又起风了。

  秋天的风和春天的大不一样。虽然都是凉凉的,但在秋风里站久了,寒气会渐渐浸到身体里面去,春风则是一触即逝,只留下柔柔的清凉。郭芙现在就觉得有些冷。丝丝凉意是从赤足的脚底慢慢透上来。她想:也许该回房了。正在这时郭芙觉得自己身後很近的地方好象站着一个人。而且这人似乎已经呆在那里很久了。郭芙有些被这种感觉吓住了,竟无法转身移步,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郭芙整个人就被拦腰抱起。郭芙骤临此变,一下子晕了过去。

  霍都负手站在床前,心中纳闷何以这个刁蛮的郭芙竟是如此的不经事。

  霍都这次夜潜邓宅本来只是想探探郭靖黄蓉的动静,不想误打误撞竟先到了郭芙的小楼。

  当时郭芙正倚栏而立,袅袅娜娜的身子,娇懒无赖的神情,霍都看得不由呆了。霍都平日里一向以翩翩佳公子自居,加之又有小王子的身份,穿花拂柳本是家常便饭,对女子也是出了名的有品味。却一下子就被郭芙给迷住了。霍都没想到一向以刁顽着名的郭芙也会有这样露出小女儿家神态的时候,不禁大喜此行不虚。本以为要制住郭靖黄蓉的女儿恐怕要费一些手脚,确没想到郭芙竟然会被吓得昏了过去。霍都把郭芙抱上床褪了两人的衣服,本想马上昏天黑地一把,但看到郭芙吓得苍白的笑脸和微微颤动的睫毛,竟有一些不忍,同时霍都一向自负,奸尸的事是从来不做的,于是便停了下来,一边等郭芙自己醒过来,一边琢磨怎┅┅才能上了郭芙。其实霍都知道多呆一刻便多一分危险,但他即不想错失良机,又不屑乘人之威。

  过了小半晌,郭芙大叫一声醒了过来。霍都急忙捂住郭芙的嘴,只盼郭靖黄蓉没有听见,心中大悔怎┅┅没料到郭芙会一醒过来就大呼小叫,若是此时郭靖黄蓉冲上楼来,自己只好拿郭芙当人质了。郭芙见赤条条压在自己身上的竟是霍都,惊得差一点又晕了过去。霍都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没发现什┅┅动静,这才放下一颗心来。郭芙发不出声,只有拼命挣扎,挣扎了一会儿,猛然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羞愤交集,狠命在霍都捂着自己嘴的手上咬了一口。

  霍都武功高出郭芙很多,手掌自然发力,反把郭芙的两颊震得生疼。霍都此时又变得好整以暇,笑嘻嘻地盯着郭芙的眼睛道:“ 我的亲亲小不点儿,该作的我都作了,还不叫一声亲亲老公。” 郭芙当然明白霍都言外之意,惊得魂飞魄散,一动不动怔怔看了霍都半晌,泪水慢慢流了出来。

  霍都见郭芙信以为真,心中大乐,知道郭靖黄蓉平日里家教甚严,郭芙虽说娇纵惯了,对于男女之事却是一窍不通,不然哪会被霍都唬住。郭芙见霍都和自己赤身裸体斯缠在一起,又知霍都淫声甚盛,哪疑有它,只道已被霍都坏了清白,头脑里一片空白。

  要知道,有宋以来,礼教大兴,烈女图、裹足之风、立贞节牌坊都始于宋明之间。是以杨过和小龙女的事在武林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後来杨过虽说在武林中颇有侠名,但毕竟未能完全见容于武林名门正派,而最後也未能象郭靖一样成为一方义军的首领,不得不和小龙女归隐江湖。不然以杨过的性格,他又怎肯作世外之游呢。後世传闻说杨过和小龙女去了台湾,原因之一就是当时的台湾乃化外之地,民风纯宽厚,又没人知道杨过和小龙女的底细。

  书归正传,且说郭芙谁然刁蛮,但贞节观和当时的普通女子并无区别。

  如今被霍都坏了身子,自己是不能嫁给别人了,但要说嫁夫随夫,自己又怎能嫁给霍都呢。

  郭芙这边闭着眼睛七想八想,霍都却也没闲着,一面轻轻抚摸郭芙尚不盈握的一双玉乳,一面衔住檀唇将郭芙的舌头吸了过来。郭芙不料有此,从昏乱矛盾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心中大羞,急忙把香舌缩了回去,但霍都何等技巧高超,顺势就把舌头突破了郭芙的牙关。郭芙发现不妥,却已迟了,小舌头拼命想躲开霍都,但想那唇齿之间有多大的回旋余地,只一会儿两人的舌头就搅在一起不分你我了。

  郭芙发觉霍都的手正在自己的趐胸上大不老实,忙用手去推,霍都就势向下滑向郭芙的两腿之间,郭芙忙夹紧两腿,霍都早料有此,将一条腿放在郭芙两腿之间,这样一来反倒似郭芙紧紧夹住霍都一般。霍都一边衔住郭芙的檀唇不放,一边大肆探幽寻胜,郭芙双手乱推,霍都故意将那根巨物凑上去,郭芙一不小心抓了个正着,虽说未经人道,郭芙略一迟疑登时反应了过来,只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霍都见她如此怕羞,偏偏在郭芙耳边又说了几句轻薄话儿,郭芙只听得人登时软了。

  霍都再吻时,郭芙不再挣扎,霍都见状大喜,翻身上马,将一根巨物在郭芙胯间不停拨挑,一小会儿功夫,郭芙便湿淋淋的娇喘微微了。霍都一面拨挑一面悄悄找到位置,冷不防一挺就插了进去。郭芙昏乱间忽觉下体撕裂一般的一阵剧痛,“ 啊┅┅” 地一声叫了出来。

  霍都忙用嘴封上,下体飞快地抽动了几下,让郭芙的爱液涂满阳物,渐渐地,整个家伙都插进去了。霍都这才发现郭芙满脸都是泪水,死死夹住自己的两条腿微微战抖着,双手也紧紧搂住自己的腰。

  霍都用舌头舔去郭芙脸上的泪水,柔声道:“ 小乖乖,别怕,一会儿就好了。

  ”

  刚又抽送了几下,郭芙代着哭腔轻声道∶“ 别动了┅┅求求你┅┅我好疼┅┅” 霍都身居王位,开过的女孩子不少,对郭芙的怕痛颇有些不耐烦,着力捣了两下。郭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泪水无声地涌了出来。霍都见状大奇,停了下来掰开郭芙的手,问道:“ 干吗捂自己的嘴?”

  “ 我真的好疼,” 郭芙低声道,“ 我怕爹妈他们听见。”

  霍都见郭芙言辞间竟有一点小心翼翼的讨好之意,心下大奇,虽然自己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郭芙如此温柔可人,倒是始未料及。霍都毕竟老谋深算,略一思量便打定了主意。

  霍都起身将郭芙温柔地拥在怀里,在依旧挂着泪珠的长长卷卷的睫毛上轻轻吻了吻道:“ 我的可人儿,我把你弄痛了,是不是?”

  郭芙用手指在霍都胸膛上轻轻划着圈,低声道:“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可是我真的很疼┅┅” 霍都见郭芙竟似对自己生了情愫。心中暗乐,不知这戏该不该继续演下去。最後还是打定主意它作到底,加意温存起来。其实象霍都这样纵情声色的花花公子并不喜欢象郭芙这样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你喜欢时得哄她,太累;你不喜欢时,她缠你,更累。霍都喜欢的是象洛阳城怡红院的妓女小珠那样懂事的女人。但今天不一样,霍都觉得整个过程太刺激了,结果也大大出乎意料之外。他本来的打算是对郭芙先奸後杀,将尸体偷回营寨挂到辕门外,好好羞辱郭靖夫妇一把。不料郭芙竟对自己动了情,霍都杀人无算阅女无数,但杀一个藏在自己怀里柔情无限的情窦初开的少女毕竟并不容易。

  霍都暗悔自己把情况弄复杂了。正踌躇间,只听郭芙柔声道:“ 你得走了。

  我妈晚上会来我这儿查看┅不要被她碰上了。” 霍都心中大是感激,低头在郭芙的樱唇上着实吻了一会儿,道:“ 真是我的好姑娘!”

  霍都下床穿罢衣服,回到床前,见郭芙拥被而坐,正泪光莹莹的望着自己,不禁柔情大起,将郭芙揽在怀里又温存了一番,直弄到郭芙咿咿呜呜才住手。

  霍都有意要卖弄些本事好让郭芙记住他,贴着郭芙耳边轻轻吟道:“ 洛阳女儿对门居,才可容颜十五余┅┅” 郭芙望着床上的片片落红,知道自己和这个要了自己的男人之间不会有结果,不由悲从中来,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嘴了喃喃的吟道:“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就这┅┅哭一会儿想一会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就在那天晚上,黄蓉梦见杨过的时候,郭芙梦里全是霍都。也是在那个晚上,明铛坐在小龙女的房间外昏昏沉沉┅┅

????【完】

????20533字节

????
上一篇:【娇妻养成】【完】下一篇:【贵族游戏】【完】